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伪娘之家

 找回密码
 开始注册
查看: 7606|回复: 0

[正常变装] 四美图 四 小将待嫁苦缠金莲 老仆遭擒痛述家仇

[复制链接]

4885

主题

6705

帖子

7179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7179
发表于 2014-8-21 21: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小将待嫁苦缠金莲  老仆遭擒痛述家仇

  玉香、荷香领命,随即来到后寨。先用了些更烈的迷药把花旗弄的体软如棉,接着便把他剥得一丝不挂,仔仔细细打磨干净他的身体,全身上下涂满香脂香粉,里里外外又换上了娇艳的女装。尽管有上次被俘男扮女妆的经历,再次男扮女妆,花旗依然羞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他拼命地躲闪着、叫骂着,却依然还是被架到梳妆台前。玉香等人先将花旗头发解开,左盘右绕,梳成闺中女子的云髻,插了簪花、挂了珠翠。
  

花旗那画上去的一对浓眉,洗去青黛后早已露出了又弯又细的本来面目。玉香笑嘻嘻地说道:“荷香,这还是你上次给花将军修饰的眉毛,几个月过去了,花将军还是保养得这么好呢。”荷香笑道:“上次事起仓促,难免有不到之处。如今的花将军是要做胡头领的新娘子,我可要给他好好斟酌斟酌。”说着,荷香便仔细端详一番,又拔掉了几许眉毛。修饰好眉毛,随即便给花旗涂脂抹粉,描眉画眼,再把嘴唇染得通红。花旗本来英俊,经这一番精心打扮,他眉眼间凭添了几分柔美。






     

当玉香的手搭上花旗的耳朵,花旗顿时感到不寒而栗,毛骨悚然。他意识到,这些女魔头又要给他穿环眼,戴耳环了。果然,玉香边察看他耳朵上的旧痕迹,边笑嘻嘻地揶揄道:“嘻嘻……花将军,上次给你穿的耳环眼如今都闭塞了,今天也只得重新穿过了。”



      

说着,玉香唤来几个帮手,把花旗牢牢控制住,然后拿起明晃晃的锥子,循着先前的环眼踪迹重新穿过六个环眼。这阵子,花旗咬紧牙关,不肯示弱哀嚎,但也疼得龇牙咧嘴,眼泪汪汪的了。



      

给花旗戴耳环时,荷香看他依然违拗倔强,忧道:「他武功厉害,等迷药过去我们这几个可弹压不住啊!」

  玉香道:「嗯……误了寨主的差事你我可吃罪不起。既然要改女装,看他这对大脚也不成体统,不如想法缠裹起来教他吃些苦头,或许还听话一些。就算还想挣抗,只怕也力不从心了。」

  荷香笑道:「亏你想得出,呵呵……要是裹成小脚,这花将军不想做女人也难了。只是他脚已长成型,恐怕是再难缠小哦?」

  玉香笑嘻嘻地说道:「嘻嘻……就是裹不小也让这个花将军脾气收敛些,再说等他和胡头领结了婚,入了洞房,他也只得做妇人了哦!」



    石二娘过来恰好听见,因而笑道:“玉香的主意挺好,我这就安排人去请高人来给花将军缠足。”


    第二天下午,石二娘亲自陪伴一个中年妇人进来,对玉香等人说:“这是从风月楼请来的何妈,今后就由她专门负责给花将军缠足。”


    何妈先让玉香去请来一尊观音像,随即便拿出一张纸条要花旗背熟。花旗正气脑交加,哪肯就范。只见他一把抢过纸条,看也不看,便撕得粉碎。何妈不以为忤,反倒笑嘻嘻地说道:“老身早知你桀骜不驯,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乖乖缠足的。”说毕,随即便命人将花旗倒吊起来。









    花旗此时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便向众人说道:“你们快些动手,越叫俺早死,俺越感激,只求越快越好。”于是任凭众人摆布。不料,两足刚被绳索捆紧,已是痛上加痛;及至将足吊起,身体悬空,两腿更是酸麻;只觉眼中金星乱冒,满头昏晕,登时疼得冷汗直流。花旗只得咬牙忍痛,闭目合眼,指望早早气断身亡,就可免了零碎受苦。殊不知,挨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非但不死,反倒越吊越觉得明白,两足就如同刀割针刺一般,十分痛苦。花旗咬定牙关,左忍右忍,哪里还忍得住,不因不由杀猪一般地嚎叫起来,只嚷“何妈饶命!”何妈乘机教训一番,花旗只求快快解脱,想也不想,赶紧满口应承。









    放下来之后,何妈又拿出一张纸条递给花旗,笑道:“同样的纸条老身只让人抄写了两份,花将军要是喜欢撕,不妨把这张纸条也撕了。”想那花旗毕竟年少,直以为除死无大难,他哪里知道这些女人整治女人的阴狠招术呢?如今他被整怕了,再也不敢犟了,只得乖乖地接过纸条,虽然羞涩满面,却也不得不默记暗诵起来,荷香得空又把花旗梳妆打扮整齐。等摆好香案,在何妈指点下,花旗只得在观音像前跪下,面红耳赤地磕头祷告道:“娘娘,小女子心甘情愿裹一双小脚,从今往后,奴……奴家不再存男人之志,不再行男人之事,奴家一定遵循三从四德,好好侍奉夫君。求娘娘保佑奴家缠裹一双讨夫君喜爱的小脚。”花旗虽然觉得十分别扭,却也不得不照本宣科。何妈的下马威不但把他整怕了,也让他学乖了。尽管他依然抱着必死的决心,却也不愿意自讨苦吃。








        

拜过观音娘娘,何妈随即命人将花旗五花大绑起来,玉香等人扶他坐在一个矮凳上,旁边凳子上摆着六条白色的裹脚布,针线也放在旁边。足下的脚盆里已经装好热水,何妈亲自动手给花旗洗脚,又修剪好他的脚趾甲。何妈说缠足前要先用热水洗脚,以便活血。花旗只觉得水有些烫,别的倒没有什么。等倒掉残汤,便有几个身强力壮的仆妇把他紧紧夹住。花旗的双手早已五花大绑,这时双臂已经麻木,加上先前熏过迷香,花期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此时他的双脚又被死死地压在空脚盆里,花旗也知道疼痛的时候要来了,紧张得把脸扭到一边不敢看。








    突然,伴随吱吱的开水声和周围啧啧的惊叹声,滚烫的开水直冲他的脚面淋下来。花旗觉得像有千万根钢针扎在脚面之上,顿时疼得他哎哟连天的嚎叫起来。然而,任凭他怎样挣扎,可都被控制得动弹不得。很快,他的双脚都完全浸泡在开水里。花旗咬牙忍痛低头一看,只见红彤彤的双脚上长出重重叠叠的水泡。隔了一会儿,何妈又让仆妇换过两趟开水,花旗的双脚好象已经煮熟了。








    更疼的时候到了。何妈把花旗的脚搁在一个小凳上,拿出猪鬃毛刷涮洗他的双脚。众人只见他双脚上的皮肉一层层脱落下来,表皮里的皮肤也被涮洗得鲜血淋淋,花旗早已痛得再也没有力气嚎叫了,也只能轻轻地呻吟。










    裹脚时,何妈一边把一些尖锐的碎瓷贴肉裹进花旗的脚里,一边对众人解说道:“要想把一双成年男子的天足缠裹成三寸金莲,首先就必须把他这双大脚整烂。行话说‘不烂不好,越烂越好’,只有等花将军这双脚烂了、发味了,也就成熟了,那样才可能裹小。现在是初夏时节,只需两三天工夫,花将军这双脚就会溃烂化脓,以后的臭味会越来越重,那种腐烂坏死的味道越是令人不敢接近,就说明发味越充分,他这双脚就越好缠裹。” 













    且说花旗的一双天足放荡惯了,哪受得了白绫缠裹!况且里面还裹入了碎瓷,被套上绫袜绣鞋架着来回走动,早已疼得死去活来,哀吟不止。刚刚缠了两天,没人扶着便路都走不了,连叫喊挣扎也少了力气。











    玉香、荷香她们这才放心。命丫鬟们整天围在花旗身边给他涂脂抹粉,梳裹打扮,尽挑选些花俏华丽的衣裙和香艳的绣花锦缎肚兜给他穿戴。花旗整日脂香粉腻,羞苦不堪,几次要寻自尽,无奈身中迷香,又时刻有人守在身边,睡觉时手脚都被铐在床上,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无计可施。












    果然,不出三天,就能闻到花旗的脚上的臭味了,那臭味渐渐地盖过他身上浓洌的脂粉香味。自那天缠脚后,就再也没有看见何妈的踪影。直到第十一天,来了另外一个缠脚婆,大家都叫她田妈。此时,花旗的一双大脚早被碎瓷割破了,脚上的肉差不多都烂了,渗出来的脓血和裹脚布紧紧粘着解不下来,田妈便用力撕扯,常常是血块连着皮肉撕下来。
















    新来的缠足婆田妈显然还不知道花旗是男人,因而自言自语道:“怎么又这么大的脚秧子,像男人似的。”











    玉香笑道:“他就是一个男人啊。”











    何妈有些惊诧道:“老身知道窑子里有缠足的男婊子,怎么山寨里也有男人缠足呢?”











    玉香显然是故意给花旗扬名,因而笑道:“田妈有所不知,他是朝廷的将军,杀了我们不少人,把他一刀宰了未免太便宜他了,因此打算把他卖到妓院去做男妓女。只因为花将军以前曾经服侍过我们的胡头领,胡头领对他旧情难忘,寨主因此格外开恩把他赏给胡头领做个小老婆。”











    说着,玉香掀开花旗的裙子,何妈目睹了花旗那涂满胭脂香粉的男根,终于相信了:“哦,难怪肯花大价钱请何妈来主持给他缠足。”















    撕掉裹脚布,依然先是用开水烫,随即又是用猪鬃毛刷像涮洗猪蹄一样涮洗花旗的这双脚。花旗依旧被五花大绑着,身边照样有好些个健妇挟持得动弹不得。此时他早已痛得哎哟连天,泪如泉涌。田妈见花旗的双脚皮下只剩下几根骨头,她一边细心挑去骨鏠间的烂肉,一边看着花旗的脚骨和石二娘商量,是裹成红菱型还是新月型?最后确定裹成红菱型,田妈说红菱型小脚跳起舞来舞姿更加美不胜收。












   

这些天花旗行动都必须有人扶着,因此他最害怕的就是缠好小脚后自己更没办法行走,这会儿听说自己将来还能跳舞,独立行走自然更没有问题,心中悬着的这块石头终于可以放下了。












    正在暗自庆幸,突然,花期感觉双脚像有千万只针尖在穿刺,急忙望去,只见一个丫环正在往脚盆里灌着沸腾的药水。变软,等下就不会拗断了。”












   大约泡了一泡烟的功夫,缠足婆田妈便把花旗的双脚夹在一个木架上,随着夹棍的转动,只见花旗脚上除大拇趾外的其余四个脚趾都朝脚心拗扭。在田妈指点下,玉香也不时往他的趾缝间撒上明矾粉。




  缠脚婆下狠劲卷曲着花旗的双脚。他那第二、第五两个足趾向脚下蜷屈,接着便是第三、第四两个趾头也就跟着向脚下蜷屈。当花旗的双脚从夹棍里抽出来时,已经蜷曲成两个骨团,就象握紧的拳头。




  田妈开始为他裹尖,四个蜷屈的脚趾头由脚心底下向内侧用劲勒过,每缠一次都要让脚趾多弯压一些在脚底下。同时还要把四个蜷屈的脚趾,由脚心底下向脚后跟一一向后挪,一直要缠到小趾压在脚腰底下,第二趾压在大趾趾关节底下。








  裹尖的疼痛真的难以描述,花旗的脚趾向足底扭到屈无可屈的程度,田妈再用裹布紧紧地勒住,缠的时候第二趾的趾关节和第三、四、五趾的趾关节受到很大的扭屈,每缠一道就得把几个扭伤的关节再折一次,真是痛苦难当。




  刚缠裹两层,便有丫环拿着针线上来,密密缝口。一边狠缠,一边密缝。花旗身边既有四个健妇紧紧靠定,又被两个丫环把脚扶住,丝毫不能转动。及至缠完,只觉脚上如炭火烧的一般,阵阵疼痛,想起父母的宠爱,更觉一阵阵心酸,不由得放声痛哭起来。两足缠过,缠足婆硬把花旗的一双脚挤进尖头鞋里,然后逼着他到处走动。走动时,花旗自身的重量压在内弯跪折的八个脚趾上,把关节扭伤得更厉害,脚趾头因为才弯进去还没紧贴在脚掌上。他一步挨着一步,几乎是被拖着走。












  缠脚婆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嘀咕着:“男人也缠脚,我还是第一次给男人缠脚呢。”











    话说花旗这两只金莲被田妈今日也缠,明日也裹,并用药水熏洗,才过得半月,已将脚面弯曲,折作凹断,双足俱已腐烂,日日鲜血淋漓。












    不知不觉,花旗足上那腐烂的血肉都已变成脓水,业已流尽,只剩几根枯骨,两足甚觉瘦小;头上乌云用各种头油业已搽得光鉴,真可滑倒苍蝇;身子儿每日用香汤熏洗,也都打磨干净;两道浓眉早已修饰得弯弯如新月一般;再加上朱唇点上血脂,映着一张粉面,满头珠翠,却也窈窕。这天石二娘过来探视,见花旗面似桃花,腰如弱柳;眉似远山,眼含秋水;一身湖蓝色轻绡花衫半露红缎肚兜,拖地八幅罗裙绣着美丽的花纹,臂上挽迤烟罗紫轻绡,满头珠翠招展,被两个丫鬟扶着,仍是举步维艰。那曾经跃马冲杀的英武豪气,如今已变成待嫁闺中的楚楚娇弱。石二娘自是十分得意,命人赏了玉香、荷香。石二娘拉花旗床边坐了,见他娥眉紧锁,面红过耳。因而笑道:「花将军这么一打扮,我都快认不出了,倒真是个绝色美人儿哩。看来也是命里注定哦,这小脸一红还真像个新娘子!嘻嘻嘻嘻……」

  花旗羞愤难忍,扭头不语。罢了!索性就都告诉你吧:前几日你那两个哥哥果然来攻我山寨,已被我杀得几乎全军覆没。如今,所有官军尽已败退了,你就死了心吧!」

  花旗浑身一震,忙问:「那我……我兄长如何了?不……不!你是一派胡言!」

  「呵呵……你不信也是常情,那你看看他是谁?带上来!」石二娘一喊,喽啰从外面推进一人,蓬头垢面,绑得如粽子一般。花旗呆看了一阵,惊道:「花忠……」这花忠本是花老将军的亲随,自小在府里长大,此次退兵时受老将军之命混进山寨打探花旗下落,却误踏了陷阱被擒。

  那花忠寻声猛转过头来,却发现喊声竟来自一个身材高挑的艳装女子,仔细一看,大叫一声「三少爷……」,旋即跪倒在地:「三……三少爷!您受苦了……怎么……」

  花旗顾不得自己这一身女装,急得一摆手,忙问道:「快说!我父亲和兄长他们如今在哪里?怎么样了?」

  花忠前前后后讲了牛雄收兵,花家被害的经过,已是泪流满面,大骂牛雄奸佞小人,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花旗知道总兵牛雄一直对父亲有怨,此时更怕兄长不测,急得手足无措:「那……那我兄长现在……」

  花忠道:「现在已被那牛雄收监,只等朝廷发落下来。听说牛雄有韩王撑腰,估计大爷二爷凶多吉少啊!老爷病在床上,也是无计可施,哎……」

  花旗如在悬崖一脚踏空,心疼得大叫一声:「兄长啊……」晕倒在床。众人手忙脚乱救治,好久花旗才醒过来,已泣不成声。石二娘命人把花忠带回看押,得意地笑道:「花将军,这回你该信了吧?可笑你们花家保的竟是这样昏庸的朝廷,哈哈哈……」花旗连日被折磨得生不如死,此时更觉没了期盼,顿时如爆发的猛虎,不顾性命地扑向石二娘,只想与她拼个同归于尽。

  石二娘惊得一躲,顺手一带花旗衫袖。花旗脚小,扑空后站立不住直摔倒在地,大口喘气,哭喊着还想拼命,却被玉香、荷香按住,依旧叫骂不止。

  石二娘定了定神,咬牙笑道:「看来这老虎不拔了牙,还是要伤人的!呵呵……」玉香、荷香把花旗反绑了双臂,按到床上坐了,花旗想着父兄处境,心如死灰。石二娘笑嘻嘻地轻言慢语道:「你若不想活,我也拦不住你。只是那胡雕没了夫人,难道你就不怕胡雕气急会去为难卧床不起花老将军吗?你们花家伤了我那么多兄弟,山寨里可都叫嚷着要找花府报仇雪恨呢!」

  花旗吓得一抖,只觉心里一凉,心尖似被人捏在手里,忙叫:「不……不能!你们……我……」

  石二娘如猫玩老鼠般笑着,上前托起花旗粉团团的脸蛋:「你什么啊……嘻嘻……要不,等请来花老将军再说?」

  花旗急道:「不!我……我……不要为难我家人!我……我……随你们就是……」说完粉面滚烫,低了头泪落如雨。

  「哎……这就对了!呵呵……成了亲,胡雕怎么敢为难自己的岳父大人呢!只要你听话,我还要救你那两个兄长出来呢。」石二娘笑着给花旗整束衫裙,插好头上的珠花,端详道:「再过个多月就是良辰吉日,玉香、荷香要好好伺候花将军啊,呵呵……」玉香、荷香忙连声答应。

  花旗听她说要搭救兄长,忙问道:「寨主此话当真?」

  石二娘却故作神秘般,笑道:「只要你乖乖地做个听话的新娘子,我必定会给你个交代……呵呵……」

  花旗将信将疑,忽然想到花忠还被押着,只得求道:「那……花忠也请放了吧?」

  「哦,你放心,办完你的喜事,马上放他回去。呵……」石二娘笑着拍拍花旗脸蛋。花旗已身陷泥沼,无力自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伪娘之家 ( 豫ICP备14004748号-4 ) 防水墙 公备 

GMT+8, 2018-8-17 15:16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z xt4

© 2014-now wnjia.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