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伪娘之家

 找回密码
 开始注册
查看: 6766|回复: 1

[被动变装] 公主带给我们希望

[复制链接]

26

主题

26

帖子

2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9
发表于 2017-6-14 11:4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主带给我们希望
Princess Hope
Sarah Barndt
linchong译


我是个孤儿,从小是在修道院里被做修女的姐姐带大得。十二岁的时候,我被送到磨坊当学徒,日子过的还不错。我见过许多婴儿被他们的父母抛弃,日子太难过了,这都是因为邪恶的摩德根公爵杀死了我们敬爱的斯坦福国王和费利西蒂皇后。喔,得小声点,被人听到是要砍头的。公爵说他们是被强盗杀死的,他必须成为摄政王才能保护这个国家。邪恶的公爵还杀了刚出生的小公主,至少是这么传说的。还有一种说法是森林里的白魔法师把公主——霍普(译者注:Hope,希望的意思。)藏了起来。还谣传说他们对她做了极大的改变,所以公爵永远也找不到她。有人说她变成了天鹅,有人说她变成了独角兽,甚至有人说她变成了一个男孩,没人相信他们,这些都是那些老头骗小孩的故事,是对以前的黄金时期的回忆和对自己无望梦想的欺骗。在这十六年里,国家的土地上横行着的是税务官和肆无忌惮的强盗,但他们都要把自己的掠夺品上交一部分给公爵。骑士们也都很讨厌他,但没有在证明他杀了国王之前,他们不能违背自己的誓言,反对公爵。更糟的事情还在后面,在公爵执政二十周年之际,他想加冕为国王,他和他残忍的家族将永远统治这个国家。

我比大多数人要幸运,在修道院我过的很好,还学会了读书和写字。磨坊主是个善良的人,他不仅教会了我做生意,临死前他还把他的磨坊留给了我。他的逝去使我很悲伤,但我很高兴他最后的善举。我现在有了一座磨坊,一小片森林,和一个池塘。搬运麻袋,磨面粉使我成为一个强壮的年青人,许多女孩都会被我的双眼迷倒。赫丝特,牛奶场的女工,多次向我表达爱意。我计划十七岁的时候和这个漂亮的女孩结婚,建立我自己的小家庭。

这天,我正在修理水车上的漏洞,远远的看见一位骑士和一位上了年纪的女人正骑着马向我的磨坊走来。我的身上沾满了青苔和泥土,我急忙从水车上下来,迎接我尊贵的客人。我从来没有和贵族说过话。我拿出一些苹果酒,刚想说话,骑士却一把抓注了我的脖颈,把我扔进了池塘!他不停的把我的脑袋按下去又拉上来,直到他认为我洗干净了,才把我提上来。他转向那个女人问:“就是他吗?”老女人仔细的打量了我,笑了:“他会完美极的。”我被扔上了马背,离开了我那简陋的小磨坊。

当我们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我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是皇宫!他们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什么也没干啊。我哀求骑士放我下来,回答我的是头上挨的重重一击。我想我还是保持沉默的好。骑士拖着我和那个老女人来到大殿里。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公爵,现在我拼命的祈祷他能从我的眼中立刻消失。他身材高大,神情残忍邪恶,留着尖尖的山羊胡,一袭黑衣好像在把他邪恶的灵魂展露给了全世界。我手脚冰凉,伏在地上。

公爵走到我面前:“你知道我是谁吗?孩子?”他用命令的口吻问我。我小声的回答知道。

他让我站了起来:“你是不是也听过我是叛逆的谣言?我是怎么样杀掉斯坦福国王,他和妻子和刚出生的女儿的?”

我浑身颤抖,说我听说过这些谣言,但我根本不相信。公爵突然放声狂笑:“你是个傻瓜,这些都是事实。你是不是还听说过森林里的那些白魔法师救走了公主,为了躲避我的搜索,把她变成了一个男孩?”

我吓的快晕倒了,只能点头表示我听说过。“很好,男孩。许多人都知道这个传说,而且还深信不疑。我本来打算在斯坦福第二十个祭日加冕为国王,但是那些相信公主还活着的愚蠢的人们却蠢蠢欲动的想推翻我。不用担心,我找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如果我告诉你我找到我们尊贵的公主,我会把她变回一个女孩,我还会娶了她,建立一个属于我们的王朝,这会不会使你很吃惊?”

我已经抖做了一团,竟然说我不知道。我还是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公爵还在旁若无人的狂笑:“你应该知道,男孩。你就是霍普公主!我们的希望!”

我的瞳孔登时放大了!公爵的手摸上了我的脸,他黑暗冷酷的眼睛凝视着我:“至少我要对那些愚蠢的人们这么说。他们真是温顺的绵羊,对自己制造的谣言深信不疑,我就用他们的传说打败他们。我告诉你,公主的确已经死了!你正巧和她同年同月出生,你没有家庭来阻碍我的计划。你会在全国的骑士面前变成霍普公主。到时,经过一段适当的求爱时期,你会宣布你爱上了我,我们会订婚。照我说的做,男孩。如果你耽误了,或是背叛我,我会杀掉住在你周围的一百个乡巴佬!听懂我说的了吗,男孩!”

我的脑子一片混乱。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我知道我必须回答,是放弃我的生活,还是放弃几百条人命。“是……是……”我垂下了头。

公爵笑了,他赢了,“你叫什么?”

“迈……迈……尔斯。”

公爵狠狠的抽了我一巴掌:“我说,你叫什么!”他咆哮着问我。

我突然醒悟了:“霍……普……公主。”

“很好,公主。这个女人是赞塔,是一个天才的魔法师。她会自称朱丝丽亚,森林里的魔法师,她将会施法去掉你的伪装。而实际上她会用一服她自己发明的药剂把你变成一个女人。我知道这个过程不会太舒服,但我保证你经受的一切都是有价值的。是吧,公主!”我只能表示同意。我立刻被带去洗了澡,换了华丽的新衣服。

使者奔赴国家的每个角落,给人们带去这个“好”消息。五天后,我又一次被带到了大殿,这次我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袍——这个国家的每一个领主都要这样穿。大臣们包围着我,告诉我关于我“父母”的事情,和对他们的思念之情。他们的情感是真挚动人的,这更使我这个冒名顶替者感到悲哀。他们不应该被愚弄,但是我又能怎么做。窗户外面可以听到聚集的人们的欢呼声,公爵让我走到窗户前,人们叫的更大声了。

公爵开始讲话了:“卡尔多尼亚的人们!我有一个好消息!经过多年的寻找,我终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霍普公主!”人群沸腾了,“作为一个有理智的人,我很难相信那个传说,但是在白魔法师朱丝丽亚的帮助下,我找到我们尊贵的公主伪装成的那个男孩!现在,朱丝丽亚就要打破咒语了!!!”人群更加疯狂。公爵继续说道:“卡尔多尼亚的人们!这是一个威力强大的咒语,需要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来打破。我让卡尔多尼亚的所有领主都住在宫殿里,来见证奇迹的发生。现在我宣布这个星期定为欢庆节!”疯狂的人群失去了控制,狂欢持续好几个小时。

与此同时我被带到了所有贵族的面前。朱丝丽亚端给我一杯浓稠的液体,她说直到咒语被打破前,我必须一天喝一杯。我端起肮脏的杯子,喝干了它,我的命运从此走上了一条我无法预知的道路。

我有点头晕,需要有人扶一把。“开始了。”公爵对所有的领主说。我要被变成公主了。刚走到大厅中央,我便痛苦的呻吟着倒在了地上,好像有只手紧紧的攥着了我的胃。我疼的牙齿打颤,但我没有,也不能叫出声。两个侍女马上跑来扶起了我。疼痛渐渐减轻了,侍女搀扶着我。

“看啊!”有人大声的嚷道:“他的头发变成了红色!”我抓住了我的头发,长长的,的确是红色!我快昏倒了,这不是在做梦,但它的确像是一个恶梦。

回到我的房间,我吃惊的发现侍女们要为我换上女装。我试图装的坚强些,但没有用,我害羞极了,我的鸡鸡竟然坚硬的竖着。侍女们都笑了。“别害羞,女士,”帕涅罗帕女士——一位年长的侍女说,“我们都是结过婚,生过孩子的了。你的小玩意不会吓坏我们。这不过是你伪装的一部分,女士。你英俊的外表下是一颗女性的心。很快你就会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拥有纯洁的处女之身和少女情怀。”

我穿上了一件好像蜘蛛网做的光滑的睡袍,非常轻,非常柔软。床单光滑柔软,带着香气,豪华的大床非常舒适。虽然我仍然恐惧,但很快我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一个星期,我便改变了很多。虽然我看起来还是一个男孩,但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魁梧的年青人了。我的肌肉大大的萎缩了,肤色也变的苍白了很多,红褐色的头发盖住了耳朵,差不多快长到我越来越纤细的肩膀处了。力量从我的身体里逐渐流失,身材也不断的变的矮小,这使我感到害怕。我比以前足足低了2英寸,比一个孩子还脆弱。但最可怕的变化还不止这些,我的小蛋蛋消失了!虽然我还有比以前小了许多的阴茎,但是我的睾丸已经缩进了我的身体里。

侍女们的工作也在改变。每天起床后和睡觉前,她们都会给我梳头,把护肤霜、脱毛剂、香水涂在我越来越柔软的皮肤上。我仍然穿着白色的长袍,这是整个咒语的一部分,只是侍女给我系上了一条粉红色的腰带和一些首饰。她们也开始给我擦胭脂和涂口红,我也试着拒绝过,但是我的脸已经变的很清秀,即使化好妆,也不觉的怪异。每天我都要学习如何优雅的走路,刺绣,骑马,跳舞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女性课程。我经常被一些笑起来就像母鸡的一样的贵妇包围起来和她们闲聊,有时我真的快被她们那些愚蠢的话题折磨疯了。一天中最糟糕的要算下午了,我要喝药。每次我都会痛不欲生,内心更是痛苦无比。我发现我越来越难控制我的声调,我的声音越来越尖。一天里我真正能感到快乐的时候是和托培——一个宫廷小丑在一起,他是个身手敏捷的小个子,聪明而健谈。他会玩杂技,变魔法,讲笑话,还会唱歌。他使我忘记了身心的疼痛。

宫里的每一个人都已经像公主一样对待我。每当我走进房间,每个人都会向我鞠躬行礼,我可以感觉到他们在盯着我,注意着我身体上的每一点成长和收缩。吃饭的时候,公爵也是把我像一个女孩一样对待,虽然有时候这些礼节让人有点厌烦。每次我进入房间,男人们都会站起来,替我拉开椅子。看起来很礼貌,但是这也在提醒着我,我在很多方面不如他们,软弱,无力,需要一个强壮高大的男人的帮助。这激怒了我,但很快愤怒变成了恐惧,那些已经不再是礼节,而是必需。我惊讶的发现,那些椅子太重了,我很难搬动它们,还有那些门也是如此。我的肌肉已经彻底萎缩了。

接下来噩梦般的两个星期里,我不断的在缩小,好像被剥去了一层层的外壳。我又矮了两英寸,现在我只有5英尺8英寸了。我的肌肉已经完全消失了,我的喉结也已经消失在我细长的、优美的脖颈中了,我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一个没有发育的孩子;我的手也变的纤细、修长,好像女人的一样;我的脚上穿着侍女们的拖鞋,很合脚。以前她们还把我当成一个年青的男孩对待,但现在她们已经彻底把我当作女人了。她们帮我梳理我垂到肩膀的长发,洗涤我婴儿般光滑的脸庞,甚至她们还帮我洗澡!我可是全裸着的!我的小弟弟也已经消失不见了,它们完全缩入了我的小腹,现在我的下身看起来和那些侍女没有多大的差别。我再也不能勃起了,她们也不用再尴尬了。每个男人都梦想像我现在这样每天连续好几个钟头的看着漂亮的裸体女人在眼前走来走去,但我一点感觉也没有,我的身体现在和她们一样。我穿上袍子,把腰带系到我细细的腰上;将来可能很丰满的臀部现在已经开始发育,鼓鼓的;当然了,还有像开始发育的少女一样的乳头。

现在每次服药后越来越痛苦,痛的我不停的呻吟,以前的男子汉气概已经踪影全无。朱丝丽亚好像很高兴看到我的痛苦,公爵也是。每当我们单独在一起,他总是对我动手动脚的,好像我已经是他的新娘。他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他不仅打算把我变成一个女人,和我结婚,他还打算把我当成一个真正的女人来使用!满足他的欲望,给他传宗接代!

在我转变的第22天,我疼的在地板上打滚,朱丝丽亚和侍女们站在周围。我的身体好像在燃烧!我可以感觉到体内热浪的流动!

“别害怕,女士们。”是那个女巫,“她正在长出她的女性器官,她的子宫,她的卵巢。就像生孩子,喜悦是伴随着痛苦的,这就是女人的命运。”

侍女们,特别是那些已经做了母亲的,点头表示同意。疼痛是融入女性社会的必经之路,我正在进入她们的社会,不管我是否是自愿的。

痛苦逐渐减轻了,她们扶着我站了起来。我现在和她们一样高,不少人都还要高过我。随着最后一股疼痛的袭来,我感觉到我的阴道一阵的抽搐。是的,现在我的两腿间是一条可爱的小细缝,我甚至自己都把自己看成了一个女孩。我的袍子一直拖到地上,我的确变矮了。我的面孔就是一个年轻的女孩,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皮肤光滑柔软,好像牛奶一样细腻;一条粉红的丝带把我垂到背后的长发系成一束。现在已经很容易看出我逐渐丰满的屁股和初具形状的沙漏体形,发育的新乳房全世界都看的到。

我回到我的房间,我简直不能再忍受人们用检视的眼光来看我。宫殿里到处都是眼睛,他们好像都在盯着我的胸部。我向窗外看去,小路的尽头,围墙的下面,一些年轻男孩在玩耍。他们在玩一种很重的球,那种我再也举不起来的球,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还喝着啤酒。我真羡慕他们,我是被陷害的。我的身体变小了,我的世界好像也变小了,我只能和那些贵妇闲聊,最终会变成像她们那样的母鸡!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她们把那些药剂强行给我灌了下去。我再也受不了那种疼痛了!宫殿里回荡着我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帕涅罗涅女士为我偷偷的流过几次眼泪,她总是为我按着小腹,好像女人在生孩子。朱丝丽亚只是在一旁邪邪的笑。我的胸部越来越丰满,新生的乳房虽然还小,但是充满了弹性。我也不得不穿起高跟鞋,因为不穿它们袍子就要拖在地上;白色的长袍也很好的衬托出一个年轻女人优美的体形。

当我穿过宫殿时,我感觉到公爵的眼睛在后面盯着我。我猛地转身,他就在我后面。

“早上好,公主。”他优雅的行了鞠躬礼,他是在嘲笑我。“赞塔告诉我你不想服药。需要我提醒你我的承诺吗?”

我被气的满脸通红。的确每天越来越痛苦,但是不能让一百个无辜的人为我的软弱而牺牲:“我会照办的。”我用我温柔的女性嗓音回答他,但不想看他。

“喔,还有,你变的一天比一天可爱了。当初我实行这个计划,是为了确保我的权力,但现在看来我还可以收到一份出乎预料的礼物。”他贪婪的看着我正在发育的乳房。我连忙用双手护住了我的胸部,转身走开。“喔,喔,你连发脾气都这么可爱,我的小公主。”他淫亵的笑着,没有看到我哭泣。

我颤抖着拿起第30服药剂,慢慢的送到唇边,帕涅罗涅女士在旁边扶着我。这是最痛苦的一次了,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受的了。杯子从手中滑落,我痛苦的捂着肚子,全身弓的好像一只虾米。我从来没有这么痛苦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紧紧的抓住帕涅罗涅女士的手臂:“喔,请让这一切停下来!!我……我……我受不了了!!!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跌落在地板上,我的身体在燃烧,我的体内好像有东西在搅拌、剥离,我恨不得把自己的身体掏空。我的乳房悸动着,每根骨头都已经酥软。我在地板上翻滚着,不停的干呕。

谢天谢地,痛苦终于过去了,我浑身已经被汗湿透了,就连两腿中间也是如此。我的视力渐渐恢复了,映入眼帘的是侍女们都笑着看着我,有些人甚至高兴的哭出了声。我很迷惑,她们不是看着我的脸,而是看着我的下身。我也看了下去,我先看到的是我长的相当大的乳房,看起来就像两个饱满巨大的苹果。当我看到我的下身我更是惊讶,它在流血!她们都在看着被染成红色的袍子。

“她像一个女人一样流血了,是真的。我们的公主回来了!”帕涅罗涅女士说。我被扶回了我的房间,侍女们议论纷纷,我开始明白我不是因为受伤而流血,这是我的第一次月经!我不仅仅再是个女孩,我是个女人了!我快晕倒了。

因为我的第一次月亮的诅咒,我被留在房间里休息了两天。侍女们用热水瓶和甘菊茶治疗我月经的疼痛。每过几个小时她们就帮我更换两腿间的沾满血迹的毛巾。我发现我开始重新长出阴毛,侍女们安慰我(我宁愿她们没有说过):“这是好事,公主。这是你已经可以结婚生孩子的标志,我保证你只要付出极小的代价,你就会享受到做母亲的极大乐趣。”

第三天我被允许出外走走。我不用再穿那件神神秘秘的长袍,使女们用早以准备好的各种华丽的衣服把我打扮好。我们忙碌了好几个小时来准备我的首次亮相——作为一个发育成熟的女人出现在众人面前,今晚会有一个盛大的舞会来庆祝带给国民希望的霍普公主的归来和她与公爵的订婚仪式。

我以为我已经尝够了做女人的痛苦,但是我错了。穿着那件长袍,我可以不用管内裤、衬裙、腰垫、丝织长袜、束腰、紧身胸衣、窄小的高跟鞋和手臂那么长的手套。等我穿好这些东西,再梳理好我垂到腰部的头发,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包装好了的圣诞礼物。穿着这身行头走路真是一种挑战。我穿了一条粉红色的裙子,上面有玫瑰花图案点缀,长长的拖到地上;我头上戴了一顶尖尖的宝冠,上面垂着面纱。紧身胸衣系的非常紧,开叉很低,穿着它,我必须时刻注意不露出我香喷喷的乳头。挽着讨厌的公爵的胳膊,我出现在大家面前。我和卡尔多尼亚的每一个领主都跳了舞,直到我软弱的女性躯体支持不下去为止。我只能幻想我失去的高大身材,现在即使是最矮的男人,我也要仰头去看。我讨厌变的这么矮小脆弱,还是个女人。我直到吃过“为了我和公爵的未来幸福”的面包才离去。我的脸上带着笑,但我的心在滴血,我必须想办法从公爵的魔掌中拯救出这些善良的人们。

舞会后,我的未婚夫耍了一些手段。首先令我伤心的是他把托培——那个宫廷小丑打发走了,我真想念他的笑话。所有的侍女,除了帕涅罗涅女士,都被遣返回家了。女巫赞塔,大家都还以为是朱丝丽亚,对我开始了一个全新的训练。每天我都要先在牛奶里洗澡,然后再在撒了玫瑰花瓣的温水里洗澡。这比她的上一个魔法舒服多了,令我很是享受。变性后的最大痛苦就是每个月的月经,它们来的很凶,但很准时,所以我每个月都准时的有三天“不舒服”。做女人也要有勇气,这是我变成女人后第四个月所领悟到的。

这天,我试着穿上一件我穿过好几次的裙子,但总是很别扭,帕涅罗涅女士怎么也扣不上背后的扣子。

“公主,我敢说这几个月你变的更有女人味了。我看了你的臀部和胸部了,它们变的更丰满了。”她一边说一边尝试着扣好扣子。

我脱掉衣服,走到镜子前。的确,我的身材更加匀称迷人了,非常丰满。我用手罩向我的乳房,我几乎握不住它们了,乳头也变大了很多。开始时,我们都以为我最多发育的和我同龄的女孩那样,裁缝就是那样做我的衣服的,但他们也没有想象到我会发育的这么好。

我开始频繁的作同一个梦。我赤裸着骑在一只雪白的独角兽上,穿过春天的重重森林,到处开着花,轻柔的花瓣像雪花般落在我的身上。独角兽把我带到一个高大英俊的穿着白衣的男人身边。一股温暖的感觉充满了我的全身,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奇妙的感觉。和他一起漫步,会使我女性的一面充分的发挥,兴奋的下面都湿了。

我还在继续发育,我的臀部变的又大又圆,我的乳房发育的更丰满,沉甸甸的。我有时甚至可以感觉到臀部发育给胯骨带来的微痛。在我变性后的第八个月,我已经发育的性感迷人,我的乳房现在就像小木瓜,吸引了宫廷里所有人的赞美。赞塔对我的发育很高兴,得意洋洋的告诉我说她是个可靠的巫师。

吃饭时,我遇见了公爵,他毫不隐讳的说:“我的爱,施魔法是想把你变成一个女人,现在你比女人还女人。不要再逃避了。”他拍拍手,侍从为我端来晚饭。这时赞塔来了,强迫我喝下她新配置的一服药剂。这次一点也不痛苦,只是使我感到饥饿。

“多吃点,女士。牛肉,啤酒,赞塔的魔法会给你一个女人的优美曲线的。我需要一个丰满的处女为我传宗接代,为我开创摩德根王朝。我们结婚时,你要像个大屁股大乳房的乡下女人。”

公爵宣布帕涅罗涅女士也要被遣返回家,这个恶棍可以开始他邪恶的计划了。所有的领主都会被邀请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但是婚宴上的酒里都会被放进毒药!公爵作为我的丈夫会成为亲王,我会孕育他的王国,他会用我们的儿女填满那些没有贵族的领土的!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会成为邪恶之母。

赞塔现在代替帕涅罗涅女士来照顾我,在她的看顾下,我还在继续发育。虽然我的小腹和腰部还算苗条,但我的屁股越来越大,越来越浑圆,她说这样会使我生育后舒服些。但我的乳房发育的快的吓人,每天我向下的视线都会被我日益增大的乳房多遮挡一些。我的乳头已经很大了,还很敏感,我开始幻想用它们来哺育王位的继承人,甚至是整个民族!它们一天天的变大变重,已经没有适合我穿的衣服了,我的乳房总是会大半露在外面。有一次吃饭时,我的左乳房竟然打翻了一杯酒。我的阴毛也更加浓密,我的女性身躯饱满而充实。虽然我还是处女,但有时真的觉得自己很淫荡,把手指塞进我潮湿的小穴,使劲的抽插着。每天赞塔给我洗牛奶浴的时候,她总是要吮吸我的乳头。刚开始我即害怕又厌恶,但令我羞耻的是我竟然逐渐享受乳头被吮吸的感觉。我觉得自己真是一个荡妇,只有想起梦里的那个神秘男子,我才觉得自己纯洁了些。

还有两个星期就是我的婚礼了。我把自己浸湿在温水里,我发现这是排解烦恼的好办法。撒满花瓣的温水托起了我巨大的乳房,舒缓了我疼痛的后背,我坠入了那个甜美的梦中。突然,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我叫不出来,只能徒劳的扭动着身子,我肥大的乳房把水溅的到处都是。袭击者转到了我面前,是托培!

“是我,公主,我是来救你的。”他放开了我,我刚想说话,他立刻制止了我。我站了起来,他递给了我一条毛巾,我巨大的乳房上下颤动着。

“你怎么了,公主?”他显然被我的变化吓了一跳。我尽量把自己遮住,但我的比普通女人实在大太多了,我的乳房现在差不多像个小西瓜。我想至少要盖住我粉红的大乳头,但只是使我的乳房颤抖的更加厉害。

“都是赞塔害的。我这些天都不敢经过牛棚,我怕那些母牛嫉妒我。”我想开个玩笑来打破我们之间的尴尬。“还有更令你吃惊的,我根本不是霍普公主。”我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了。

“我知道,尊贵的公主,我从头到尾都知道,那些肯帮助你的人也知道,她们能帮助我们大家。”

他让我穿好准备远行的衣服。令我惊讶的是,他竟然在我的卧室里打开了一个我从来不知道的秘道!我试着跑,但我的乳房跳动的太厉害了,我只能快步走。秘道的尽头是宫殿下面的一个洞穴,那里还有隧道通向宫殿外面。隧道的外面是他事先准备好的一匹马——一匹白马,他把我扶上马背,还真有点困难,都是我该死的体重。他牵着马,向森林深处走去。我们这样走了好多天,这真是一段艰辛的旅程,但是托培一点也不敢放松,因为我们都知道公爵一定在疯狂的追捕我们。虽然危险,但我还是像停下来休息一下,一年的折磨使我虚弱极了。我已经很难再承受这样的旅程了,羊毛斗篷刺激着我细腻的皮肤,白马的颠簸使我巨大的乳房抖动的很不舒服。我也试着放松,森林曾经是我的最爱,但现在这里太冷了,我再也受不了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的身体就是这样,我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男人了,我现在是个被宠的很懒惰,很没用的小毛团。我告诉托培把我留下:“你走。我只会拖累你,公爵不会伤害我的,但他绝对饶不了你。”当然了,托培才不会听我的。

我握缰绳的手已经被磨破了,乳房的晃动使我的肩膀和后背都痛苦无比。我哀求托培停下来过一夜,令我吃惊的是,他竟然同意了。我们在一间没有人的猎人的小茅屋停下来,屋前是一条清澈的小溪。我可以洗个澡,换身衣服了。托培离去拣柴后,我脱掉了衣服,迈进了水里。嗯!!真是舒服的像天堂,真是缓解疲劳的好办法。冷冷的河水把我乳头刺激的越来越硬,竖立了起来。这里真像我梦中的那个地方。我漂浮在水中,乳房就好像两个粉红色的小岛。我竟然没有听见托培走进了河水里,来到我身边。我看着他,没有感到害怕,只感到温暖,安全,还有就是,欲望。我看向他的眼睛,看到了他对我的爱,我的内心爱意也在滋长,女性的爱。我的转变彻底完成了,我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我轻轻的脱掉托培的衣服,深深的亲吻了他,我向他献出了我的童贞。我兴奋的呻吟着,乳房荡起了波纹,他进入我的身体,一次,一次……又一次。我的心中充满了惊喜,我真的是一个女人了!晚上,我们围在火堆边,又一次激烈刺激的做爱了。躺在火堆边感觉好极了,我的女性身躯撒满了他的爱液。

天刚刚亮,托培就去为我找食物,他真是体贴。从开始以来我第一次对自己的女性身躯感到了满意。我握着胸前的肉团,我真喜欢它们能这么大,我可以和我亲爱的托培一起享受我的身体。我一边梳理着齐腰的青丝一边高兴的唱着小曲。突然,门被撞开了,是公爵!!他邪恶的笑着,把我拉到了门外,他的卫兵都在外面。

“公主,我提醒你违背我会发生什么事。这大森林里我找不到一百个乡巴佬,但我还有办法。”

一块空地里,一群弓箭手围住了十几个农民,每个人都很恐慌。弓箭手对准的是——托培和帕涅罗涅女士!!托培看着我,一点也不害怕,我从他的眼里能看出他对我的爱,即使是面对死亡。我禁不住开始哭泣。

帕涅罗涅女士看着公爵,缓缓的举起了手。随着一道亮光闪过,所有弓箭手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王国骑士。公爵气的脸色发青,他想抽出他的剑,却跌倒在地上,他的剑穿过了他的胸膛,鲜血从他的口中涌出,活不成了。

帕涅罗涅女士来到颤抖的我的面前:“别害怕,我勇敢的公主。是时候介绍我自己了,我是森林的魔法师朱丝丽亚。在公爵杀掉国王和王后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策划这个计划了。一开始,我们散布谣言说公主被变成了一个男孩,这是为了让公爵利用赞塔的魔力来完成这个强大的咒语,让他落入我们的控制中。赞塔的魔力在转变你的过程中已经用尽了,我们说话这时候,我的姐妹已经在王宫里打发掉她了。我们非常感谢你的牺牲,我们没办法把你变回去,你已经怀孕了。”

我吃惊极了!这都是计划好的,我们自由了!朱丝丽亚向托培挥了挥手,一阵闪光后,托培变成一个英俊高大的男子,和我梦里一模一样的男子!

“公主,这是斯坦福二世,斯坦福国王和费利西蒂皇后的儿子。”

我正要鞠躬,托培,不,斯坦福走过来说:“不要行礼,我的新娘。你有了我的孩子,嫁给我好吗?”我高兴的热泪飞溅,大声的回答“好”!

在我们返回王宫的路上,朱丝丽亚说:“公主,你要知道生孩子和你转变时是一样的痛苦。”

我抚摸着小腹,说:“那只是做母亲所付出的些微代价,何况我还有一个好丈夫。”那天晚上我们在一个领主的城堡里举行了婚礼。

再次回到王宫,我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公主了,当然我还是人家的妻子和将来的母亲。我的侍女们都回来了,除了帕涅罗涅女士,她现在可以公开她朱丝丽亚的身份了,她不再是我的侍女,而是我最好的朋友。几个月后,我已经变的浑圆而笨重,我的乳房更是涨大的惊人!最后的几个月,我需要她们把我从椅子里扶起来,帮我穿衣服,扶着我走路。但是我非常欢迎我的女性感觉,我即将成为王国之母,即使以后我成为一个胖胖的老妇人,我也是一个快乐的祖母。

我做磨坊主时的经历也帮助了我,我告诉斯坦福,让他领导人们挖水渠和壕沟,建水坝和水车。那年是个大丰收,可怜的人民终于不再挨饿,王国也将会越来越繁荣。

生孩子是痛苦的。我只记得尖叫,但不知为何,我竟然觉得它和做爱一样刺激。肿胀的乳房流出我的奶水来,我用它来哺育我的婴儿,甚至还有六个同时出生的他人的孩子。这给了我一个主意,我宣布王国里的所有婴儿都可以带来让我哺育。很快就有很多婴儿送来了,我一天要不停的哺育好几个小时。这真是奇妙的感觉,我可以高潮好几次。虽然乳头很疼,但每晚我还是要和我的丈夫做爱。赫丝特,牛奶场的女工,也来了,她每天要给我挤好几次奶,这样我的乳房才不会肿胀的难受。她第一次给我挤奶时,开玩笑的说我就像一头“健壮的良种奶牛”。

国王斯坦福二世在他父亲二十周年祭日,也是摩德根公爵打算加冕的日子,进行了他的加冕礼,我成为了霍普王后。我们站在阳台上接受我们子民的欢呼。他们祝福斯坦福,祝福我,祝福叼着我的乳头的斯坦福三世。多年以后,我的丈夫将成为了伟大的斯坦福国王,而我也将成了多子多孙的霍普王后。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

帖子

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18-4-16 14: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都还很年轻……时间过得真快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伪娘之家 ( 豫ICP备14004748号-4 ) 防水墙 公备 

GMT+8, 2018-4-24 20:06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z xt4

© 2014-now wnjia.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