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伪娘之家

 找回密码
 开始注册
查看: 2530|回复: 0

[正常变装] 水月莲(一)

[复制链接]

3788

主题

5550

帖子

5912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5912
发表于 2014-8-23 11: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那个时候我还小,还是个小乞丐,师傅把我从苏州府的望天楼下救醒,还帮我将那个害死我父母家人的贱贼杀死,为我报了大仇,夺回了我父母的家业,我就坚定的跟着师傅了。师傅很美,真的。
我又哭昏了,我在父母的坟前,这已是三天来不知道第几次了。
师傅问我:“你想跟我走吗?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好吧,你是我的救命大恩人,我一辈子都跟着你,为婢为奴。”
“真的?”
师傅笑了,笑得有点神秘又有点诡异。
扬州,将是我新的家乡。

一。投师门效美扮女

师傅很美,真的。
文生帽,书生巾,手指出玉。如果身为女儿家,应是一位绝色美人儿吧。我经常这样想。
我和师傅用了不到五天的时间,一路穿州过县,来到了这扬州,师傅带我很是游览了一回子扬州的繁华,吃了西城张老记的糖人儿,看了北市拙园大场子的大戏,看了十里秦淮河上雕梁画舫上姑娘们一个个仙子般的容颜,听了姑娘们唱的小调儿。虽然在苏州时我也算是一个富贵人家出来的,可也没有经历这扬州的繁华啊。
师傅对我真好,我想。
这一个十岁的孩子,能够得到师傅这样的好人照顾,也算是我家烧高香,祖上有德了吧。我正在胡乱想着的时候,师傅叫我了呢。顺便说一句,师傅买下了扬州城外十里,秦淮河边一座大宅和周围几百亩地,大宅周围因有无数翠竹,顾取名竹园。
“痴儿,我对你如何?”
“恩公待小子恩重如山,小子愿为婢为奴,以报恩公大恩。”
“我可不要你为婢为奴的,如今也来到了扬州,我们也已安顿下来,有一事说於你听,我想收你为徒,不知你可愿意?”
“啊,我愿意,这是小子天大的造化啊!拜见师傅。”三叩首……
“起来吧,现在你是师傅的徒儿了,你可知师傅为何门何派?”
“不知”
“我说於你听,你千万不可外传。”“是”。
我才知道,原来师傅竟是江湖中人,而且还是江湖上曾经很有名的魔教教主东方不败的传人。东方不败知道吗,那个天一武功第一的人啊,可惜後来被一个姓令狐的大侠给害死了。我也才知道,原来大明朝竟然还有一个江湖,还有一个和平常人完全不一样的所在,江湖是什麽?江湖无所不在。江湖人是什麽?江是,我也是。有人,就有江湖。江湖仇杀是什麽?江湖仇杀就是一群人你杀我杀,为一句话为一样东西杀来杀去,我心想,无聊!
“你是不是觉得江湖很无聊?你不用争辩,其实我也认为无聊。所以我从未走入过江湖,我的师傅你的师祖也以假死避开了江湖。”
我问:“那师祖在哪里?”
“你的师祖也在扬州,有机会我会带你去看他。现在我要为你重新装束一番了,你看你的样儿啊。哎,你要是女孩儿就好了,你想不想做女孩儿?”
“为什麽要做女孩儿啊?”
“因为师傅想做女孩儿啊,师傅也想你做女孩儿,你愿意吗?”
“做男孩子不好吗?将来我长大了,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象师傅一样。”
“可是师傅不是男人啊。”
“啊!??!……”
这一天,这一天,就是从这一天开始,我开始了我的新的生命,开始了我的新的生活。
师傅为我预备好了香汤,替我洗浴,香汤里玫瑰花辫飘浮。洗过身子,一股甜香之气从身上飘出。穿上一条湖绿色的衫裙;一双脚穿上同为湖绿色的绫袜;师傅为我梳了一个三丫髻,搽了一些头油,两缕秀发分从左右耳边垂下,戴上一朵刚从花圃里摘来的大朵牡丹花;又轻点了朱唇。师傅将我拉到铜镜边,我看着棱花镜里如花般娇艳的容颜,这是我吗?一时间不由得痴了。
不一样的师傅,这是我再看到师傅的时候,我心中唯一想到的。
沐浴过後,师傅那两道浓眉,变成了弯弯如新月一般;再加上朱唇点上血脂,映着一张如桃花般艳丽的粉面,一头秀发披肩,微风拂过,桃花裙襟飘舞,端是个天仙一般,望着面似桃花,腰如弱柳,眼含秋水,眉似远山的师傅。“如此佳人,如此仙子,是我的师傅吗?”
师傅微躇双眉,瞪了我一眼,似怒还簟的说:“没见过你这样的,真是个登徒子一般。”
“我要像师傅一样,我要如师傅一般美,就是折寿也甘愿啊。”
一双玉趾金莲从裙下一露,又被彩痊让人暇想无限,真美。
“快不可如此许愿,我的小徒儿也是美人胎子一个啊,将来小徒儿长大了,定是个花中仙子呢。可是你可吃得苦头啊,要知做个女儿家,这脚可得裹住,哪有一双大脚的小姐啊。”

“好,好,明日就给你缠住了,可好?还有一事,以後你叫我香莲姐姐就是,不要再叫师傅了,你自个儿也要改个名字,就叫玉莲可好?以後我就叫你玉莲妹妹。”
“好啊,既然要做女儿家,就不要那男儿的名字也罢。香莲姐姐。”
“玉莲妹妹”……
过了一日,香莲姐姐手里拿来一匹白绫,让我座在床前,“你的年龄已过了缠足的最好时候,怕是也和姐姐一样,只能缠个四寸有余,尖尖瘦瘦的了。”又说“初缠时会较痛,你可要忍住了”。
“姐姐不妨事,你就缠吧。”一手抓住胸前一缕长发,一手扶住床沿。我说。
香莲跪坐地下,扶住我的脚儿,把绫袜脱去。又取了一个矮凳,坐在下面,将白绫从中撕开,先把我的右足放在自己膝盖上,用些白矾酒酒在脚缝内,将五个脚指紧紧靠在一处,又将脚面用力曲作弓形,用白绫开始缠裹,缠了两层,就拿起针线来缝口,密密的;一面缠,一面缝。我座在床上,用力的抓住床上的寝褥。咬着细齿,不着一声。及至初缠完了,只觉脚上如炭火烧的一般,阵阵疼痛。禁不住泪水从眼眶里滚涌而出。
裹好就会好的。”
香莲道:“曾着这会儿功夫,把你的耳朵也穿上,以後好戴耳环。”
她紧紧扶住我的头,先把右耳用指将那穿针之处碾了几碾,然後一针穿过。我大叫一声:“好痛啊!”身子猛的往後一仰,幸亏香莲姐姐扶住。她又把左耳用手碾了几碾,飞快的也是一针直过。两耳穿过,用铅粉涂上,揉了几揉後,用一枝草茎穿过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伪娘之家 ( 豫ICP备14004748号-4 ) 防水墙 公备 

GMT+8, 2018-8-17 15:16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z xt4

© 2014-now wnjia.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