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伪娘之家

 找回密码
 开始注册
查看: 1429|回复: 0

[被动变装] 五彩衣3

[复制链接]

13

主题

15

帖子

1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4
发表于 2018-5-7 13:12: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3章   我想同他讲话,但发不出声,咽部又痛又胀,我虽着急,但看高烧时间在减少,热度也逐步下降,慢慢能进水进食了,我也信了唐大夫的话,心也稍安。   病虽回头,但身体变化巨大,首先是全身骨格软化,变细,对人体生理和医学知识,由于职业关系,我知道不少,甚至很专业,我想这可能由于高烧,身上矿物质大量流失原因。同时身上皮肤变得很粗糙,后来一层层住下褪,从生理上说,这是病后必然反应,俗语:‘大病不死也要脱层皮’,就是说这个道理的:头发也大量脱落,肌肉萎縮,四肢软绵绵的,人非常消瘦。见身体变化如此之大,体质如此瘦弱,我有些害怕,虽无法言表,但唐大夫看出我的焦虑,就告诉我,从所里检查各项指标看都在正常范围内,应当己从“出血热”感染中死里逃死,性命应无大碍,但身体尚有余毒,除继续治疗排毒外,目前疗养和锻炼也很关健,让身体慢慢恢复。并郑重其事告戒我,“出血热”恢复期很长,至少要在大夫严密**下理疗半年。我目前的症状是“出血热”被药物控制的正常体症反映,不必大惊小怪,要我安心疗养。   随后在医院精心治疗下,身体开始了恢复迹象:首先是硬皮逐渐从脸,四肢开姑褪去,新的皮肤慢慢长出来。身上骨胳也硬些,四肢虽发软,我也慢慢从能自主坐起到下床站立,生活也逐步自理,慢慢能讲话了,但声音变了,同小孩说话一样,声音不能大,否则换不过来气。终于有一天我在**搀扶下下床走动,能自己**,在洗澡时,我才发现,我身上新长的皮肤红得有些同熟透了的陕西苹果,我心中有些犯疑。在唐大夫查房时,我伸出胳膊,担心地对他说:   “唐大夫。你看。这新长的皮肤红得可怕,是不是病变。”   唐大夫仔细观察了我的皮肤,用手指按了按,嘴角里露出一丝难以觉察的奸笑。他放下我的胳膊,坐在我的床上,认真地观察我全身最后说:   “赵言之。住院前,我观案过你的皮肤,很不错。虽现在又皱又硬同老树皮,那是病闹的。我想,你年青时侯皮肤比较白哲,比较细腻吧。”   我这个赵言之的名字是参加徒步探险游旅游团时临时编的。听他言外之意,我的皮肤不象男同志,的确,年青时细皮白肉的,学友也常常嘲諷过,我不由得脸红了。就点了点头说:   “南方有些人皮肤可能是这样,这是一方水土造成的。”   “这就对了。新生皮肤愈红,以后就越白;例如初生儿皮愈红,长大皮肤就愈白。言之老兄,你可能因祸得福了。出血热破坏了你原来皮肤器官,当病全愈后,新生皮肤比你原来的更好;又白,又细,又光滑。没问题,你现在还在治疗中,“出血热”可能对你其它器官还会有影响,我们在临床上常遇到,我们会尽量将为害降到最低,保证病人今后正常生活质量。不过,象你皮肤这样,反而有一个更好结果是罕见的。”   听了他这一席话,我悬着的心才落下来。但是,后来发生的事就没有这样好结果了。在治疗二个月之后,我下身红肿起来,里面涨痛得无法入眠。在这之前,随着**皮肤脱落,XD弟萎縮就挺不起来了。唐大夫与所里专家会诊后认为我男人器官己受到侵害,睪丸己萎縮至蚕豆大,且硬化,己有恶变前兆,必须尽快切除。前面己有一个女病人内脏器官恶变死亡,我心里也很害怕。   唐大夫和所里领导很重视,立刻从省里大医院请来外科专家,给我重新检查。外科专家发现在我的下腹部尿道下有一个深入腹腔管状血囊肿,里面有血液状病变物充斥,所以红肿痛疼。男人器官严重萎縮病变。外科专家检查后建议,必须切除有恶变前兆的器官,并要打通管状血囊肿,排出病变物,再保留一个出口排尽管状血囊肿病变分泌物,这样让管状血囊肿从内到外自行封闭,最后出口会自行愈合。当天就给我进行了手术,切除**XQ官,重建尿道口。打开管状血囊,排出里面积压的红色块状液体,里面填充了药纱布,继续引流出新产生的病变血状物。手术后**那种胀疼感消失了。七天后拆线刀口愈合得很好,重新掏出塞在管状血囊肿中吸附残存血状液体药纱布,又换了新药纱布塞好。手术虽成功,不过我再也不能站立小便了。   手术后在大夫和**精心护理下,加上我坚持锻练,人恢复很快。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又发现胸部有些痛疼,RU头周围有肿胀的感觉,唐大夫见我与惊弓之鸟的样子,笑着说:   “言之老友。不要疑神疑鬼的,这是男人的更年期综合性之一,你手术后雄性激素分泌更少了,RU房有发育现象,很正常,到时会自动停止的,不要胡思乱想了。目前身体各方面恢复得都很好,“出血热”可以讲治愈了,你能出院了。不过,以后要和我们保持联系,有情况及时通知我们,万一有复发现象,越早处治越好。当然,这只是以防万一。”   终于从鬼门关转攸一趟又回来了,暗自庆幸。不过听了他的活,又喜又忧,喜的是终于摆脱了“出血热”的魔掌,忧的是我到那里去?现在身上脸上有未褪尽黄褐色老皮,有新长的红色新皮和己长成正常的白哲皮肤,它们犬牙交错在一起,面孔同戏台上五花脸一样,而且眉毛,胡须,头发都脱落光了,形像狰狞恐怖,活象一个妖怪。单个**都不敢进我的病房。我找了一面镜子看看尊容,自己都感到可怕和厌惡,与当初研究所的文质彬彬,**倜党的我判若两人。现在出院,我怎么面时世人,亲属,友人。为此我情绪非常差,谁也不想见,更怕回家,这个样子会给家庭带来多大冲击,会彻底打乱他们平静生活,更不想面对昔时旧友,同事,想到这里,非常悲观,我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继续疗养,今后如何生活。   唐大夫看我情绪非常低落,请来心理医生给我治疗,他自己有空常到我病房,主动与我谈心。我乘机将病愈出院后面临困境讲给他听,他听了也认为是个大问题,这可怕的面孔回到过去的生活圈子中不是最佳选择,起码要恢复到一个基本正常人的样子才能回去。但防治所病床很有限,不可能长期住在这里,他也很犯难。但他安慰我,他会想到办法的。又过了几天,他兴致勃勃地来到我病房说:   “今天可以出院了。我为你安排了一个好的安家之处。”   他给我戴了个大口罩和一副大的墨镜,头上是一顶大草帽,他把身上大褂脱下披在我身上,拉我出了防治所,上了一辆小车。由于不需要,又是夏天,住院时我本没带什么东西,就一套换洗的短裤和短袖衫,所以抓了就走。小车离开防治所,驶向贡江市,进入城外一个风景区。贡江市山区风景秀丽,山川如画,树木茂密,绿草如茵。这风景区里更是鸟语花香,幽深宁静。在这风景区草木深处,一条清彻见底大河边,突然冒出一**别墅群,有几十幢,掩藏在高大的乔木下。车开到这别墅群尽头,有一个独门独户,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院子。进去之后,里面很大,有二十多亩面积。布局是一个有庭台,楼角,奇花异草的大花园;主建筑是三层小别墅楼,一面靠山,面朝南,一条川流不息小山溪从另三面环绕三层小楼,弯弯曲曲穿过这大花园,注入院外大河中,真是一个人间仙境。车子开进小楼旁小停车场,一位目清眉秀的中年妇女在门口急不可待迎上来,将我们迎进客厅。我们在客厅坐下来。中年妇女对唐大夫说:   “唐医生。你们终于来了。我从清早等到现在,快急死了。这个鬼地方连个人影也没有,好好的人也憋疯了。我现在就移交,想马上就走,一刻也不想待了。”   她领着我们从三楼看到一楼,逐房交钥匙。最后将大门钥匙也交了。交待完,拎了自己行李箱就走。唐大夫想挽留她,等他办好事一块走,她怎么也不肯,惊恐瞟了我一眼。唐大夫无法,交待我在客厅等一下,他把她送到市内马上回来。见她如此态度,我马上意识到我狰狞的面孔吓坏她了,就躲在客厅去了。   唐大夫走后,我仔细打量这间豪华楼房。无论从小巧布局,还是粉红基本色调,这里原来主人应当是年青女性。但奇怪是,所有房间都没有女人必用的镜子。从卧室和卫生间,墙上还遣有镜框。唐大夫带我来,肯定是安排我暂居这里,难道怕镜子刺激我,故意叫人移走。过了一个多小时,唐大夫回来了。他走进客厅,我连忙站起来,他指了指上面和周围说:“言之。这地方不错吧?”   我叹了口气说:   “这样好的地方,别说居住,看都没看过。”   “那你就住在这儿,时间长了当然不行,一年半载这是行的。”   虽然我有预感,但还是有点吃惊,住这种高挡的庄园。试探问:   “安排我住这儿……?”   “是的。而且就你一人住,满意了吧!”   我从内心感谢这位大夫,他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感动得连话都说不出,哽咽着对他说:   “谢……,谢……。太谢……!”   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我怎么啦!怎么变得这样脆弱。唐大夫忙将我扶坐下,诚恳地说。   “言之。不要这样。我知道你的难处。只要你能将我当个朋友,遇到什么意外不恨我,我也知足了。”   “那怎么会呢!”我擦了擦脸上泪水说:“我可不是一个忘思负义的人。”   “但愿吧。”唐大夫狡訐地笑了笑,然后说:“为了你,我这几天絞尽脑汁。按你身体状况和防治所规定,你必须出院。因为我们的床位和经费都很紧张。但以你的尊容,可能你的家人都难接受,就是接收你回家,社会上对你的非议也压得你亲人抬不起头来。你到那时,也会**离家出走。今年春节期间,我去单位头头家拜年,他与我谈心,谈到一件烦心事,就是这座《蓬莱山庄》。这园子原来是市里一个大贪官巧立名目盖的,长期占为己有,在这里养了个二奶。除了来与二奶幽会,或在这里召集狐朋狗党商讨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外,不相干的人一般不来。所以这样大的院子,除了门卫,就安排二奶与保姆二人住,是他金屋藏娇的秘密淫窟。为了不让外界知道这个地方,这里即无门牌地址,也不装固定电话。但市里上层圈子里人都知道这个地方。贪官为人慎密,做事滴水不露,外人很难找到他的把柄。而且他在贡江市在位久,位高权重,势力雄厚,虽干了很多不法勾当,捞了很多钱,但一直太平无事。他的老婆也不简单,更不是省油灯。她本是这贪官拼头,听传说她害死了贪官原配夫人,自已变成正式夫人。后来不知谁露了风,当她得知自己丈夫在外又养了小二奶,她又气又急,与贪官大闹几场,而她**的丈夫仍我行我素。气急败坏之下,这恶女人就来一个故技重演,派人将二奶毁了容。二奶是戏校毕业,演员出身,身材高挑,年青美貌,而且衣着艳丽,认识她的人都没看见她穿过一件稍朴素一点衣服,常浓妆艳服地出现在贪官和他的客人面前,把这贪官迷得乐不思蜀。这下毁了容,贪官就对她失去兴趣,疏远她另觅新欢。但他也不敢得罪她,因有些不可见人之事都在她这里策化的,她了解许多内情,掌握着关键证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伪娘之家 ( 豫ICP备14004748号-4 ) 防水墙 公备 

GMT+8, 2018-5-28 03:18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z xt4

© 2014-now wnjia.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