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伪娘之家

 找回密码
 开始注册
查看: 2669|回复: 0

[被动变装] 五彩衣4

[复制链接]

13

主题

15

帖子

1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4
发表于 2018-5-7 13:16: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4章   唐大夫一口气讲了这样多,他停下来换口气,我很好奇问:   “后来呢?这事如何收场。”   “那贪官对她随之任之,反正他位高权重,还怕她翻天。她一人孤零零住在这若大山庄里。往夕热闹欢乐风光一去不复返了,这二奶开始还幻想**会念到当初枕边柔情,会来安慰她,制裁那个害她的正夫人。后来连贪官影子也看不到了,这女人很有心计,虽仇恨的烈火在她心中燃燒,但她不动声色,仍可怜巴巴地求贪官想法送她去国外整容。   这贪官也想彻底摆脱她,把她送走一了百了,就动用自己权力将其送到韩国整容。这女人很聪明,他得宠时,用贪官名义向其下属和有求的人捞了很大一笔钱,在毁容之前,她早就通过地下钱庄将钱弄到国存起来,己是fp。她又拿了贪官一笔治疗费用到国外后,开始了自己的报仇计划,她用自己掌握的证据,从中央到市里通通告了个遍。这一下捣翻了马蜂窝,从市里到省里都炸开了鍋,政界遭遇了一次强裂地震,这贪官和他连累的人倒下一大批。在处理他们时,这《蓬莱山庄》也被政府收回,由于这里是这风暴源头,是一个不祥之地,而且离市区远,通汛不便,卖给谁也不要。结果市里强制市“出血热”防治所购买,因为所里是国家拨款,不要花市里钱。但所里穷,市里作价不高,就几十万,还是拿不出。可是又不敢得罪市领导,一直拖到六月,弄得防治所里大小主任们焦头烂额,可在上个月所里意外获得一笔专业外的业务收入,再求市里欠一点,总算把事摆平了,直到前几天才办好过户手续。问题介决了,这园子做什么用,所领导定不下来,无论是作宿舍,作病房,办公都要化钱改造,所里筹不来这笔钱,所以短期内会空閑着。但园子要人看守。接受之前,那二奶的保姆住在这儿,但最近保姆死活也不愿在这里看园子,我们又找不到接替她的人,千方百计动员她看守,并威吓她,若她擅自离开,若园内财产有损失,她要负全责。她也知道二奶在这里得罪太多人,若没我们保护,她也走不了,所以她天天催我们接管。但这地方太僻,所里出的工资又低,人都不愿意来,物业部的经理都急死了。那天我去物业部领材料,知道这事,提出用你。但物业部对聘用一个病人有疑虑,后来我找到所主任,提出不要工资,只管三顿饭,这极优惠条件很让所主任动心,所里最后同意了。”   我看这里太偏远,又没农贸市场,这食品到什么地方购买,就问:   “这儿没有市场,东西在那儿买呀?”   唐大夫哈哈大笑。指着我说:   “你太多虑了。这儿住的都是有钱人,他们很少做饭,包括这儿原来的女主人。市里有专业饮食公司,一日三餐专车送饭到前面别墅楼。防治所里将你的伙食包下,门口有食品保温箱,你只要每顿去取饭就行了。专业饮食公司还会每周给你一份莱单,明天要什么样的份饭,要今天在莱单上勾,你就会吃上你满意的饭菜。”   我这下放心了。只要有饭吃就行了,能在这里过几个月,身上彻底恢复,皮肤正常了,再回家也不迟。于是我心满意足地说:   “只要有地方住,有饭吃就行了,已十分满足了。”   唐大夫临走再叮嘱我说:   “在这儿看园子,虽然没有工资。但几个月前女主人离开时什么都丢下了,今天保姆也没带什么东西,三层小楼里日用品应当不缺,但这园子里任何东西你都可以使用,也不需要买什么,日常生活应当没问题。你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扫卫生,巡视整个园子。但你自已要保重,要天天坚持锻炼身体。目前你身体还很弱。我工作太忙,一般没时间来看你,若身体有什么不适,可写信放在大门口食品保温箱里,送饭的人会把信转给我的。”   现在我一人留在这个大园子里,几乎是与世隔绝。但我心里很高兴,我目前确需要这样一个环境来恢复我的身体,恢复我本来面目,回归社会。唐大夫走后,我楼上楼下跑了几趟,熟悉环境,这三层小别墅楼,每层楼有200多平方,底楼是客厅,厨房,贮存间,餐厅。二楼是卧室,一个主卧室里有会客室,卫生间,大阳台共有100多平米。   二楼另外还有一个40多平米的副卧室;两卧室之间有一个带小会客室的小卧室,看痕跡刚住过人,可能是刚离开保姆的卧室,里面收拾得很干净,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可能保姆的私人物品不多,今天全带走了,仅留下床上用品。这些床上的被子,床单折叠得整整齐齐,还带有太阳晒过的气味,是刚洗过的。   副卧室里有一张巨大双人床,床罩将床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房间里有许多箱子和书架,书架上放满书藉光蝶各种音像制品,可能箱子里也是这些东西。一面墙上挂着90英寸特薄电视,下面是放映音像制品的机器。这肯定是间客房。   主卧室我没细看,估计稍贵重一点东西都在里面,我还是不进去好。晚上我就在小卧室里休息。三楼只有两个大房间,一个是摆满健身器材的健身房,一个是墙上都镶有整面镜子的练功房。可惜镜子全被移走了,只剩下空镜框。   在屋里屋外,楼上楼下几趟走下来,感到鞋里放有砂子似的,脚板底磨得好痛。自从入防治所治病,几个多月我从未走过这样多的路,好累。我咬着牙回到客厅坐下来休息一会儿,顺手将鞋脱下来,我来时穿的是双40码旅游鞋,很合脚。自从脚上褪层皮后,再穿变得松松垮垮,不跟脚,里面好磨脚,可能走路时将砂土带进去了。但倒倒并没有砂子。再看看脚板底,打了一个大血泡。我仔细看了看这双脚,脚上全是新长嫩皮,老皮己脱尽,脚骨变细小了,双脚整整瘦了一圈,难怪鞋变大了。捏捏脚骨,仍较软。这“出血热”太厉害了,脚都整变了形,双脚全是红得象煮熟虾皮一样的新皮。新皮薄得同纸一样,鞋又不合脚,当然磨出血泡。我用唐大夫给我留下消毒水涂抹后,将血泡挑破,放出淤血,再用纱布将两只脚紧紧缠裹起来,缠得厚厚的,再穿上鞋就好多了。双手也同脚一样,全是嫩皮,同样将四指并拢也用纱布将整个手缠裹起来,否则什么事也不能干。   安定下来,我每天早上到练功房锻炼,身体很虚,不敢进行剧烈的运动,仅做做体操,就这样也累得大汗淋漓。但我感到这样活动,运动关节,拉伸筋骨,效果很好。每次做下来,再洗个澡,全身轻松。现在由于消瘦,人也变得苗条,而且身体比我年青时还柔软,双腿能轻松劈成一字,双脚并拢伸直,弯腰,不仅手掌能触地,肘关节也几乎能触地。这次生病,身体变化太大了,不仅是外形,内质也有改变。不知这一切会不会遗留下什么病根。   看守这片园子,我是个尽职尽责的人。每天用吸尘器将所有房间除尘,开窗通风,这样大的房子,干一遍也要五个多小时,确实辛苦。但整个楼收拾干干净净,就是防治所来人检查,我也交待得了,对得起这一日三餐饭。   人在忙碌中过得也快,转眼己过去十多天,这段日子身体基本正常,与在防治所比,精神好多了。在这良好环境里,身体也恢复得好。体力也增强了,不同刚来时,一动就气喘嘘嘘。身上的老硬皮也褪得差不多了。双手,双脚由于皮肤更换得早,己由红转白,脚和手都变得纤细,白嫩,看看一点也不像一个男人的手脚,回到社会上又要被老友们嘲笑了。但比那红黄白交叉面目可憎的要好多了,起码不叫人恶心。心中唯一不安的就是下身那个引流口,外部虽都长好了,但那个管状血囊还未收口,里面不断有浅黄液体渗出。我每天用消毒液清洗,但渗出液还是粘污了**。住进来半个月左右,下腹部又开始隐隐作痛,胸部也有触痛感。开始我以为晚上贪凉,未盖被所致,并未放在心上。持续两天后,我正在客厅弯着腰,用除尘器除尘,这天人感到很疲倦,腰部酸痛,我撑着除尘器柄,直起身子想歇一下,刚起身,下身忽啦一下,同小便溢出一样,裤子都湿了。我赶忙脱下裤子一看,裤挡被血染红了。我吓得尖叫一声,这时我好像听到身边有女孩在尖叫,惊恐地四周张望,一个人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我己半个多月未见到一个人,也未说过一句话,这时感到嗓子有些痛。啊!刚才是我自己叫的,怎么连声音也变了。我再叫一声,这才听清楚了,是我叫的,虽仍是我原来的声音,但要尖细一点。这一叫,嗓子更痛了。我现在也管不了这些,看导流口出了这么多血,吓得哆哆嗦嗦脱下短裤,用它捂着导流口,跑到卫生间,将下身血用卫生纸擦干净,又拿来消液涂抹一遍。那口子还在渗血。怎么办?急中生智,我看见放置卫生纸的纸盒里还有十来包卫生巾,我拆了一包,展开捂住导流口,将另一条干净短裤套上,赶紧将血染裤子放在凉水中浸泡,用力搓洗。谁知一搓,裤档彻底撕裂了。本来这两条裤是穿了几年旧布裤,为住院准备的,出院回家就扔掉的。现在又是夏天,每天换衣,每次都染有导流口排出黄白色体液,这裤挡不得不用力搓洗,时间长了,仅有两条换洗的短裤挡都破了,虽没有人看见,但心里还是不自在。现在彻底烂了,今天怎么这样倒霉,今后拿什么遮体,我望着泡在水里裤子发呆,思绪万千,又想到这次出血是不是有什么危险信号。我心思重重地回到二楼小卧室,躺在床上,考虑到是否马上通知唐大夫。但左思右想,还是观察两天再说,老麻烦别人总不好意思。这一天除了去大门口取饭,我在床上躺了一天。第二天渗出血明显减少,再过几天就没有了,看来没什么危险,我的情绪又好起来。   现在只剩下一条裤子,没钱,又不敢上街买。我想也许在这房子里找几件旧衣服来穿。小卧室和客房里什么衣服也没有找到,只有主卧室。主卧室除了每天除尘外,我没敢翻动其中任何东西。现在实在无法可想,若能找到一两件旧衣遮体,走时再还也不为过,何况唐大夫临走交待这屋里东西我都可以使用。   我走进主卧室。第一间是小客厅,面积有十几平方,放有沙发,电视机,茶叽,茶具还有一个小吧台,里面放许多洋洒,洋饮料之类,再进一道门是卧室,面积有四十多平方,一张巨大双人床,床头靠着墙面对着房门;右侧是大阳台;左则是大梳妆台,上面堆满各种化妆品;房门两旁整面墙都是大衣拒;穿过大梳妆台,再进一道门,里面是卫生间;这里我洗澡常来。卫生间有三十多平方,有一个很大的双人浴缸。客厅是乳黄为基调色,卧室以粉红,而卫生间则为白色,整个装璜布置豪华,典雅,温馨。我脱下鞋子,赤脚踏着厚厚毛毯,走进卧室,直奔右侧大衣柜。大衣柜有四扇门,分别放置春、夏、秋、冬四季服饰衣服;衣柜分三层,最下层是一抽屉,放置一些饰品,上层是柜子整整齐齐叠放满衣服,中间悬挂着不能拆叠绸缎衣服;这些全是年青女性衣衫,或妖艳,或性感,或奇装异服,或旗袍婚纱,翻了半天,没有一件我可以穿的,甚至连一条裤子也找不到,都是或长或短的各类裙装。我十分失望。就到左边大衣柜去看。那边也是四扇门,分别放的是各类高根长短靴,各色各样的高根鞋,睡衣和各种面料内衣。最后在内衣柜里找到几条带花边蕾丝黑绷裤。虽然不伦不类,总比光着下身好。   裤子找到了,鞋子又坏了。我穿的这双旅游鞋还是五月初以家里出发来这西南开展临床试验买的,天天穿着它。

找个喜欢SM的CD或妹子一起玩有意者联系QQ1548631903非诚勿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伪娘之家 ( 豫ICP备14004748号-4 ) 防水墙 公备 

GMT+8, 2018-10-22 17:36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z xt4

© 2014-now wnjia.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